您的位置:北京28 > 关于我们 > 在摧毁与重构之间

在摧毁与重构之间

2020-01-03 22:18

  鲜有作品能带给我们这样的视觉震撼:亦跑亦飞的珍禽被肢解碎尸,艳丽至极的毛羽及鲜血四溅的脏器,于残忍的屠戮中催生凄美的叹息。那池中的一汪深水,亦是水妖栖身的秘密所在,也许只在转身的顷刻之间,它们从彼此的倾轧中探出头来,绝望地张大嘴,贪婪地呼吸,似要意图吞吐吃这个世界。珍禽与水妖,一个腾飞在天,一个潜藏入地,截然不同的生存状态,却因孟涛的艺术在同一空间产生交集。于此,视觉造型的潜在张力便如电流般刺激着观者的神经,精神的有形刺痒,物质的虚无诱惑,散漫在画布上迷离的色彩因子,一切的一切,犹如一场幻术,在摧毁与重构之间发生。这个过程,关乎创作本身,关乎艺术家内心经历的山重水复。  华丽的摧毁碰撞顿悟  事物分表象和本质两部分,艺术品也不外如此。色彩、技法和形态是艺术家诉诸表现的语言,而暗喻其中的思想和感觉又在语言之外,需要艺术家长期的积累和创作观念的颠覆。孟涛是学国画出身的,从早年带有山水画意味的风景油画,再到近年来的另类花鸟画,看似仅是画面物象的转变,事实上摧毁的又并非是那些美丽的禽鸟。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解读,第一重摧毁,是为了造型本身,画中的鲜红与蓝绿,通过中间色彩和深浅浓淡的过渡,如同织锦般是对视觉的飨宴。第二重摧毁,是为了表意,残忍地屠戮逆转了和谐的审美方式,让观者身心痉挛震动之余,也因摧毁而逼近真相,产生对人性与生命的反思和珍爱。第三重摧毁,则在艺术家本心,破除国画文人画的固有表现方式,尝试融合油画材料和技法,从意趣和人文指向上,贴近国画文人画的精神境界。三个层次的摧毁与颠覆,碰撞产生了孟涛艺术的灵魂,让他用一片花团锦簇,拷问人性深处缺失的善,揭示人与其他物种共存的不对等关系,隐喻世间种种复杂的纠葛。而他本人则身处画面之外,冷静依然,理性依然。  灵魂的重构消解升华  当孟涛用他极富表现力的笔势和色彩,将生命与死亡、生长与杀戮的视觉暴力推到一个高度时,开始面临新的选择。如何将油画作品中颜料拉丝般剔透和颤动的视效进一步强化?在比较各种新的材料媒介后,孟涛最终采用中国民间传统的苏绣工艺,提升了他对生命与死亡的暴力美学的视觉表达。白皙的丝绸面料和苏州当地工匠们精湛的刺绣技艺,300多种不同色彩规格的丝线,历时10个月的艰辛创作,营造出丝线的光泽与形象表面的起伏相互变化、相互辉映的奇特效果。华丽与死亡完美交织的美学意图,还在被孟涛以不同的形式实践探索。一袭由残缺禽鸟尸体堆叠而成的坐具,本来仅是画布平面上的物象,后来延伸到现实中,变成了在沙发上创作的装置绘画。物的立体性,赋予画鲜活的生命,以至于那凌乱翻飞的动物形象,全然改变了沙发原有的安逸和享受功能,让人难以落座或者坐立不安。材料的选择与诉诸的载体,因孟涛灵性的重构,加深了美感触及的心灵层面,艺术本身的魅力,正在于这样不断地突破与寻求自我。  Q:之前你的作品以风景油画居多,2008年之后你的创作题材有了很大的转变,多以动物为主,这种转变是如何产生的?  A:我选择动物题材作画,不是为了画画而画,这与我学的专业和自己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我对于动物的喜爱是天生的,不管是童年时期还是现在我都养很多动物,这个工作室里就有鸟、有狗。虽然动物不懂我的话,但懂得我的意思。我和它们有气息上的沟通,所以我特别关注动物的生存和遭遇,也经常会由此思考生命的脆弱与无助。我画禽鸟题材与这些经历有关。  Q:通过画面上挣扎、死亡的动物,你想表达些什么?  A:这就像一个比喻,禽鸟的毛羽无比的华丽,同时也脆弱不堪。对照到现实当中来,我们可以想象那些美丽外表隐藏下的暴力元素,鲜血和脏器注解着现实的扭曲、腐败和糜烂。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要低估人类自身的破坏力。现今我们所面临的很多资源与环境问题,实际上都是自然给我们的暗示和反弹。  Q:在传统的绘画之外,你是否还做了其他的艺术尝试?  A:我是比较喜欢做实验的艺术家,在画室里经常折腾。在技法方面,不管怎么实验,还是跟你的艺术观念和关注的问题有关。比如我想画动物,但如何将我的表现手法结合好,把我想关注的东西阐述得更加清楚,这跟我的表述语言很有关系。包括我做苏绣,也是因为这种语言很适合苏绣。我找到了这种语言,让绣娘来绣受伤的孔雀,这也是对传统民间艺术的挑战。不光是技术上的挑战,更是对她们伦理观念的挑战,因为苏绣这些传统民间艺术从来不会绣一个受伤了的或者死了的动物,只有喜鹊闹梅、孔雀开屏这些吉祥的图案。受伤的孔雀含有挑战伦理的审美理念。反过来在苏绣中,我又找到了在形式语言上有意思的东西。  Q:进入众议纷纷的2012年,是否有新的灵感产生,新的作品和展览尚在策划中吗?  A:最近我正在策划一场大型展览,预计10月份将与公众见面。新的作品已经在构思和形成之中,这个叫做灵空心象的系列从技法、题材和观念上都将与过去不同,是一次将内心与宇宙景象相贯通的尝试,有古代文人山水画的影子,但又进行了彻底的颠覆,愿观者届时能与我产生共鸣。

本文由北京28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在摧毁与重构之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