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北京28 > 关于我们 > 笔酣墨畅写君子

笔酣墨畅写君子

2020-01-03 22:18

  梅兰竹菊,世称四君子。君子者,品格高尚之人也。以草木喻君子,将其人化,加以颂扬赞誉,是我国人民的独特的写意。四君子所具有的特性,体现出人们所追求的高尚品质。所以千百年来,我国人民对梅兰竹菊情有独钟,深入人心,培植四君子,题咏四君子,书写四君子,已成为传统文化了。

  前贤咏梅,林和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毛泽东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独有花枝俏;孔子赞兰曰兰为王者之香,芝兰之生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得,不为穷困而改节,兰被尊为国香,香祖,群香之首;吟竹则有不可一日无此君说。苏东坡云宁可食无竹,不可居无竹,石涛题画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总无心;赏菊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苏东坡菊残独有傲霜枝,历代赞美四君子的诗文,比比皆是,被视为隐士或品德高尚者之化身,所以名气之高,是众卉所没有的。

  绘画历史上,四君子是长久不衰的题材,明师辈出,擅长其中一种,即可称大师、名家。宋文与可、苏东坡善墨竹,为一代宗师;赵子昂、吴镇、倪云林、柯九思、李息斋、夏昶、石涛、郑板桥、吴昌硕等,写竹各具面目。宋杨补之善写梅,传有墨梅在世;元王冕、明陈录、王谦专擅梅花;清金农、罗聘、汪世慎、陈撰梅花各有风格;吴昌硕、齐白石以篆书写梅,开创写意梅花新境界。

  写兰名家则有郑所南、赵子固、陈白阳、石涛、李复堂、李方膺、郑板桥、吴昌硕,虽一花数叶,皆可体现个人风格矣。

  画菊花似与前三种有所不同。历代无论宫廷画家、民间画家还是文人画家,都收菊花作为重要题材,且又有许多名作流传下来,但又不似画梅、兰、竹,擅长一种即可名垂画史,甚至成为一代宗师,其原因还有待研究。

  花鸟画中,梅兰竹菊被视为最重要的基本功训练,因为花鸟画点、线、块中,最重要是线。四君子基本上是以线条来表现的,长短、弧直、粗细、轻重、光毛以及折钗股、屋漏痕等用笔的变化,用墨用色的变化,可以概括所有花鸟画技法了,所以学习传统花鸟画,必须学习梅兰竹菊。

  前辈画家为我们留下许多四君子图谱,流行较广的有芥子园画传。今赵君少俨,因教授学生,绘了一批教学示范作品,从中挑选梅兰竹菊,出版为册。他的绘画,重视传统,重视基本功,并有创新意识,这些在教学中是非常重要的。千百年来,四君子画法几乎都规范化了,程式化了,得遵循这些规律,又要有自己的想法与大胆实践,其程度比其他题材都困难。赵少俨有如此勇气,当然有其实力。他在中国美院求学期间,着力于传统艺术,多取法元代及吴门画派、扬州画派以及八大、黄宾虹诸家,又受到当前新文人画风的影响,重意趣,立足传统,汲取诸家所长,笔墨比较厚重古拙,这是他的过人之处。少俨离开中国美院后,又在北京从师名家,期望他更上一层搂。

本文由北京28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笔酣墨畅写君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