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北京28 > 北京28计划 > 为什么他们选择在一家新晋画廊

为什么他们选择在一家新晋画廊

2020-01-03 22:18

走进N3 Gallery,展墙上涉险的快感几个大字让人疑惑又充满好奇,艺术家为何冒险?快感又从何而来?本次展览由王鹏杰策展,展出马轲、徐赫、赵银鸥三位艺术家的重要绘画作品。

这里的涉险有两层含义一是马轲、徐赫、赵银鸥这三位长期生活在中国的70后画家,他们都经历过中国从集体主义极权文化向资本主义现代文化转型的完整过程。这些艺术家正处于艺术生涯和人生轨迹的关键时期,忧患意识明显,自我认识比较深入,创作经验也比较丰富,但对自己的不满、对艺术飞跃的渴望也更为强烈,他们对于涉险有着真实的渴求。

二是在策展人王鹏杰看来,涉险暗合了中国当代艺术家在面对剧烈变动的中国环境必须实施的行动主动进入危险和不确定的状态中,反击固有艺术体制、僵化审美传统、各种意识形态的巨网。绘画的快感虽具有享乐的含义,但也有承担未卜风险的意味;当绘画追求自身的冒险时,它就逐渐冲破了使之屈从的形式框架和绘画传统的束缚这也正是艺术家涉险的快感。

马轲,原始的冒险

出生在70年代的马轲,被称为新生代画家。他的画既有具象的写实,更有意象、心象随机的抒写,游弋在具象与抽象之间获得表现的更大空间,却又始终在观念的渗入中寻求着某种社会内涵和生存意义。

1998年,他借调文化部赴东非援教一年。这次经历对他的世界观和艺术观都是个强烈的刺激。非洲随处可见的暴力、情色、失序混杂着从远古穿越到现代的原始力量,让他大开眼界。

看马轲的作品,直率、痛击、粗暴,沉重又天马行空不拘一格,他的画粗看有些怪诞神秘,但细品之后会发现另有意味。

策展人王鹏杰如此评价马轲:他的志向并不在于证明自己在绘画形式上的敏锐天分,他渴望超越绘画进入自己的本真状态、去除外部世界强加给他的各种压抑、成为一个不断自觉同时能完成自我超越的强大个体。在他来看,只有回到真正的自由状态,才能以最纯粹的方式传递出被剧烈变化的现实世界激活的惊人能量。

徐赫,传统的冒险

徐赫沉浸西方当代艺术多年,对突破认识局限、保持创作实验性十分看重,但他对中国传统绘画也有不能斩断的情愫。徐赫的绘画似乎从21世纪初就混杂着复杂的情结与感性,野生、奇特、瑰丽、妖冶的审美倾向,非经典形式主义的画面结构,直率而挑衅地回应中国传统绘画史的愿望,都在他的绘画中展现出来。

徐赫的很多作品透露出被后置的历史所显现的魔幻感,强调手感与绘画表现力,巧妙地将形象进行匪夷所思的改造,在笔触和色彩的使用上尽量简约却生动异常。

他笔下的形象经常是夸张扭曲的,蕴含着乖戾强悍的视觉力量,但同时又有意识地结合了中国文人画的某些审美特征,尽管很多形象原型来自中国古代视觉系谱,但画家对它们进行了颇有胆识的重造,无论山水、枯枝、花鸟、人物皆有强烈的异质色彩。

赵银鸥,意识的冒险

自2004年开始,赵银鸥开始关注北京的精神病人,并来到精神病院及康复中心直接观察和描绘这些病人,这一行动持续了6年多。起初她在现场进行写生,将这些病人最真实的状态快意地描绘出来,此时她已不再使用具象写实或形式构成的方式塑造形象,而是以近乎本能的方式迅速地将对象投射在画布上,运用贴合内在感受的扭曲变形和急速锋利的笔触弱化客观的细节,强化她直面病人时的心理反应。

赵银鸥近期的绘画更加本能地直面感性自身,将记忆、潜意识、梦境以及臆想的精神现象直接投射在画面上进行表现,内心的渴望、恐惧与伤感赤裸地传递出来,这些异样的形象有时候甚至让人感到狰狞和恐怖,但却无法否认在色层之中饱含的真诚至性。

N3 Gallery作为一家位于798的新晋画廊,这是继去年年底推出首展三人画展(夏小万、毛焰、马轲),4月上旬推出清流:品格镜鉴与美学的重申(段建伟、冯良鸿、马树青、邵帆、谭平)之后的又一场重要展览;三场展览共同形塑起画廊关注架上绘画新经验的基本走向。

本文由北京28发布于北京28计划,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他们选择在一家新晋画廊

关键词: